半墨鱼

Sid&Tone
love you.

在那一刻,nux非常勇敢,无所畏惧,只想走进英灵殿。车上的成人们把他当成“a boy”,是啊,他是个boy。
死之前,他认为他可以重生。死就是死,谈何重生呢,死后不就是空和苦难吗,没有人愿意这样,他是个疯子吧。
最后一刻他没有把牙齿涂上镀铬颜料,没有get high,救下了几位主角,葬身在火海里。
这部电影真的让我在那一刻见证他了。
mad max:fury road

看完Nux实在太痛心了
多可怜的孩子
踏板上镶着的“Nux”
微微驮着的背
白净的身体 却是那么苍白
他有两个“兄弟” 并不会讲话
他身体不好 兑了几口汽油咳个不停
哈迪一把揽过他的光头 让他回车上
他曾经大喊 想成为最英勇的人
可最终他伸出双手,仿佛要触碰那个教给他希望的女人
“witness”
俱焚。

寝室厕所传出洗发露的味道,混着轻风一起飘过来,很好闻,很轻,外面是淡紫的,佳蕙说,这风吹着真舒服!~

路只能用自己的脚走
我走过很多路
但是我还是不能笃定的走下面的路
这应该是一句废话了
腿长在自己身上
怎么走,走在哪儿
可不是自己迈出来的
起风了
唯有努力飞行

我一定要去迪士尼和唐老鸭拥个大抱!

事情走得太快,时间表现出静止的样子,真厉害。人貌似在原地,时间总能比人快,
划过去的灯,路,意料不到的瞬间划过的事情。它甚至不和你同步。
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比你更快,更快,快过你的头发,快过你的衣服,利用你拿来回忆的时间快过你,利用你的睡眠来快过你,利用你的软弱快过你,利用你的低沉快过你。